政特POLO紀念衫
政戰特遣隊-電子相簿
搜尋區塊
登入區塊
主選單區塊
討論區主頁
   師轄政戰連
     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
無發表權

|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| 下一個主題 | 頁尾
發表者 討論內容
bao
發表時間: 2007-08-16 00:14
Home away from home
註冊日: 2007-03-31
來自: 284師政戰連
發表數: 182
Re: 【32】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~出公差
引文:

s4259374 寫道:
學長好~
我那麼菜讓您這樣叫怪不好意思的!
我也是台南工作,前幾年確實四處都淹水,
因為暑假已過了一大半,
上週終於上完學生們的輔導課,
思鄉心切就顧不得大風大雨趕回家了!
沿途確實看見滿多履帶車山貓、挖土機冒雨替用路人開道!
大家辛苦啦!


班長別客氣!這個階級是國家付予給您的,一日士官隊!終身士官隊!哈哈,真是當不完的兵......

在風雨中在山路中冒險為民眾開路,這錢真的不好賺,真的辛苦啦!

颱風即將直撲而來,請小心啊!
bao
發表時間: 2007-08-25 01:30
Home away from home
註冊日: 2007-03-31
來自: 284師政戰連
發表數: 182
【37】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~遣退原單位
284師政戰連直到我退伍之前都還在試驗階段,不曉得我們的名字是不是都還掛在各自的原單位裡?軍中的人事作業,我這個小兵不太了解,因為當初到了小坪頂開始訓練後,我們就都沒辦法再調回去原單位,在政戰連過了好長的日子之後,心中對原單位也就淡忘了,反正就這樣被操到退伍吧!認命了。

有一年我們連隊又回到關渡師部,那時我已是上兵,有一天在營舍裡面站安官,外頭有個別連的士兵一進來就叫我的名字,我看著他覺得很陌生,滿頭霧水支支吾吾的問他是那位啊?他說他是六營(我原單位的),還跟我是同梯,後來有接連上業務,當時不曉得他是到我們連上或是師部洽公。

我剛下部隊時,與我一起共有五、六位同梯被帶到步六營,然後再分配到營裡面各連隊,這其中就只有我被調到政戰連。記得當初分發連隊時只有我到六營兵器連,我與這位來找我的同梯應該不在同個連隊,所以心中一直很納悶,從二兵到上兵經過那麼長的時間,他怎還記得我?只是同梯次卻不同命運,我的兵運註定要比他們辛苦一些,不過284師在71年秋天師對抗後沒多久就移防到金門,政戰連因為在試驗階段,就沒有跟著過去,後來配屬給金門回來的226師,如果我一開始沒被調到政戰連,應該也要過去金門半年,並且在那邊退伍。

我們與原單位後來距離是越來越遙遠,從政戰連成立到我退伍前,連長就只有遣退連上一位弟兄,連長很少會這麼做,這是唯一的一次,而這事情後來還牽連到我身上......

這事應該是在71年冬天,我們連隊在關渡師部,那時我們連上被分配到一個側門的衛兵勤務,當時下士副班長差不多都退伍了,所以我們士兵有的站安官,有的去站衛兵,衛兵要去交接,當然要由安官帶著,但這只是連上人員職務的調配,其實大家全都是同階級的士兵,彼此梯次都很接近,又都是連隊剛成立時同一個時間被調進來的,在連上的經歷都相同,其實誰也管不了誰。

那時是個寒流來襲的氣候,營區接近淡水河,更讓人覺得冰冷,這有一天我們連上有個弟兄被師部查哨軍官抓到嚴重缺失,他老兄在衛兵哨亭中竟然裹著棉被!這事報到我們連長這裡,代誌真是大條了,平日再怎麼冷我們都還是赤裸上身在長跑,不怕苦不怕難的政戰連,衛兵竟然是躲在棉被裡執勤,這下政戰連的面子真是掛不住了,連長做出從來沒有的處分:「將該員遣退回原單位!」

大概我們那位弟兄平日給連上長官印象就不好,又弄出這麼難堪的狀況,連長才會做這種處分,只是這樣的處分在連上前所未有,大家都感到很訝異,當時連上在中山室不知在幹什麼,那位弟兄同排的難兄難弟就起來聲援,說如果要這樣處分,那帶他的安官也要處分,結果查一查當時帶他的安官竟然是我,「轟!」突然晴天一聲霹靂打到我身上!

其實我跟本忘了是我帶他去上衛兵的,在部隊中衛哨勤務總是那麼週而復始的輪班,那會記得什麼時候誰帶誰?我還一直回憶著帶他去崗哨時,他有帶著棉被嗎?棉被那麼大一件,應該很顯目才對,真不曉得那件棉被是怎麼跑到崗哨裡?這事情在那位弟兄離開政戰連後就沒下文了,連隊的事可大可小,全在連長的拿捏中,那位跳出來說話的弟兄,連長並沒理會,我也沒什麼事,事情就告一段落,如果我沒記錯,那位被遣退回原單位的弟兄,後來會隨著284師到金門,最後在金門退伍。

當兵這事就這麼奧妙,當初政戰連剛成立時,如果要叫誰志願進去,可能大部份的人都避之惟恐不及,但經過一年多的時間,遣退回原單位卻變成一種很嚴重的懲罰,不過當年看起來那好像是一種懲罰,但退伍後在回憶當兵過往時,或許在那段服役期間,有機會能多待幾個不同的單位,駐紮在不同的地點,有更多的經歷,反而會讓軍中回憶更增添許多的精彩。
bao
發表時間: 2007-09-09 15:03
Home away from home
註冊日: 2007-03-31
來自: 284師政戰連
發表數: 182
【38】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~點點滴滴~1
《1》在部隊裡過節

我服役近兩年中,大部份的節日都會在軍中度過兩次,中秋節印象最是深刻,不曉得是不是部隊私底下的慣例,當時連隊在中秋節總會開起舞會,第一次我還未到政戰連時,在步兵營兵器連就是如此,隔了一年政戰連在中壢龍岡也是如此。

但那個舞會不是全連同樂性質的,只是連上部份弟兄籌辦,並且自己佈置場地,還會邀請外面的女孩進到營區,但我兩次都沒進去參加,第一次在兵器連時,中山室裡面傳來喧嘩的音樂聲響,而我們一些沒有參加的在教室外頭彈吉他唱歌,還故意唱著好大聲,要與裡面的舞會相抗衡,可能營區每個連隊都是如此的過節,平日很肅靜且陽剛性的營區在中秋夜晚變得很不一樣。

到了第二個中秋節,我在政戰連已將近一年,連隊在中壢龍岡,有些弟兄在康樂室辦起中秋舞會,同樣有邀請外面的女孩參加,同樣熱鬧的音樂,但我卻是跑到隔壁教室練吉他,又隔了一年的中秋節我已退伍在家,與家人中秋圍爐聚餐,三杯黃湯下肚,茫茫然中想起去年的中秋還在軍中,憶起在政戰連的種種,心中有許多感慨。

同樣的,服役期間也度過兩次春節,第一次在麗陽基地受訓,但我不記得當時春節是怎過的,基地休假福利平常就很不錯,我想春節應該是通通休假回家過春節吧。第二次春節在72年,政戰連在內湖某營區,我再過幾個月就可以退伍了,那次我是志願留在營區負責衛哨勤務,因為我是南部人,每回過節回家必然要加入返鄉擁塞的人潮,覺得還是節後回家在交通上會舒適些。

在部隊中過春節是有些無聊的,雖然留守的人員在伙食上一定都特別豐富,而且那幾天連長還會開放大家小賭一下,但我們一些沒參入賭局的除了輪流衛哨,就只有看電視播放的特別節目過春節了,連長還特別關心我:「春節怎不回家啊?」我報告連長說因為年節人車擁擠坐車不方便,連長一直有在關心著我們這些小兵。

春節當天我在營區內打公用電話回家,向家裡說聲新年快樂,當時是我第一次不在家過春節,雖然知道過幾天就可以補休回家,但放下電話筒後心中卻突然跑出一股淒淒然的感覺......


《2》麵疙瘩

在部隊中如果碰到過年過節或是那個長官送來加菜金,當天餐桌上的菜餚總是特別豐富,我記憶中除了在新兵中心不曉得在攪什麼,菜色不佳量又少之外,在成功嶺學生受訓與服役下部隊後,在兵器連與政戰連伙食都不錯,但到現在還能夠讓我記憶深刻的,卻是在政戰連吃到的「麵疙瘩」。

那是政戰連在內湖某營區時,有天伙房不知什麼原因,弄出麵疙瘩來,這其實是很簡便的菜餚,一些麵團切塊,再加上一些簡單的佐料當湯頭,很單純的料理,卻讓我覺得真是美味啊!不過那幾桶麵疙瘩,一堆阿兵哥一下子就把它幹光了,想要多吃幾碗是不可能的啦。

這可能是我來自本省家庭,之前沒有吃過麵疙瘩這種食物,而且我很偏好單純的料理,單純的意思指的是食物不加太多佐料,吃麵只要麵條夠Q,吃飯只要米夠香,不配其他東西,我都吃得很快活。

不過那天我覺得很美味的麵疙瘩,可能只是伙房弟兄臨時湊出來的,如果伙房每天攪麵疙瘩,可能會被連上長官釘到不行啊!我們連隊剛成立時,因為伙房弟兄不用參加許多操練,所以政戰官晚上都會找他們出來特別出操,哈,真辛苦了!


《3》原來我是個情報兵

284師政戰連在70年底成立時,每個士兵其實都有自己的任務職稱,當時一個班有八個人,除了班長、副班長,六個士兵中每兩個人掛著相同的任務職稱,我是班上排頭,與第二位弟兄都是「情報」,中間那兩個弟兄我忘了是掛什麼任務,最後兩個是「爆破」。

但這種任務職稱對我們幾乎沒有什麼實質意義,並沒有針對個人任務職稱而有特別的訓練,在師對抗演習中,排裡的長官交給我們什麼任務,就盡力去完成,沒有誰該特別去執行某項任務,其實我們早就忘了掛那些職稱到底是幹什麼的。

記憶中有大聲報出自己職稱的就在麗陽基地受訓時,那次有些立委去視察,我們要表演一些山訓的課程讓他們參觀,我被分配到單索突擊吊橋,事前練習了好多次,當天一上高塔,一旁的助教對我說報名要大聲些,我就大聲吼出:「284連二兵情報OXX......!」然後「咻~~」就到底下了。

退伍後看自己退伍令專長號碼及名稱就被寫著「41014 上兵政戰兼情報」,原來當時在軍中我們掛到都忘記的任務職稱,還隨著退伍後掛在自己頭上啊。
Daniel
發表時間: 2007-09-10 12:38
版主
註冊日: 2005-02-23
來自: 地球裂縫
發表數: 623
Re: 【38】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~點點滴滴~1

中間兩位是突擊,

八人之間有一位會兼政戰.

bao
發表時間: 2007-09-10 14:38
Home away from home
註冊日: 2007-03-31
來自: 284師政戰連
發表數: 182
Re: 【38】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~點點滴滴~1
引文:

Daniel 寫道:

中間兩位是突擊,

八人之間有一位會兼政戰.



...其實我是有想到突擊這個名稱,但當時我們與那個職稱實在沒有牽連,日子一久我也不太能確定了...
bao
發表時間: 2007-09-10 14:39
Home away from home
註冊日: 2007-03-31
來自: 284師政戰連
發表數: 182
【39】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~點點滴滴~2
《1》演習中回家睡覺

師對抗演習在當年是一項大演習,全師從師長到小兵,都在外頭餐風宿露,但我當時還是個當兵不到半年的二兵菜鳥,卻可以在演習中回家睡覺,這...這也太神奇了吧!

這事發生在284師政戰連參加的第一次師對抗演習時,副排長事先在對方兵力區域裡,向朋友借了地方當排部,但那是家營業中的傢俱行,空閒的地方不夠大,排裡人員不太好安頓,因為那時連隊剛成立不久,還在麗陽基地受訓期間,連上人員處在滿編狀態。而我家就在隔壁鄉鎮,於是晚上休息時排長就叫我帶兩個弟兄回家,以分攤排部空間的不足。

這也讓我在那幾天的演習中,過著像是上下班的生活,吃著家裡的早餐,睡在自己的床上,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啊!

不過最後一晚出現狀況,半夜排長打電話到我家,要我們馬上換軍服參加襲擾行動,於是我們三個以一部機車三貼方式趕往排部,這次行動在第23篇「行軍(二)」已有寫到過程,隔天演習狀況全部結束,排長叫我把機車騎回家,我們要回到麗陽基地繼續受訓了。

我把機車騎回家,向家裡說了一聲,又趕緊出門,走到半路攔了一輛計程車趕往排部,我那時是一身穿了好幾天的軍服,腳上還是穿著長筒布鞋,不知道的人大概會以為我是逃兵吧。

在當時住在台南縣的連上弟兄大概都有福了,演習區域都在住家附近,都有機會回家,不過在72年秋天參加的第二次師對抗演習,可就差別太大了!我所在區域不僅狀況多,又很少有時間休息,整天處在緊張狀態下,我那時常用公用電話向排部回報對方兵力情報,但我卻沒有一次順便打電話回家裡,我現在想想當時真是完全融入師對抗的劇情中啊!


《2》長大

在那個年代,當兵對於一個男孩有某種含意,象徵著已長大成人,大多數的人服役之後,就得正式的工作、結婚成家,尤其對於我們當兵之前一直都在讀書的,更可視為一個人生的分水嶺。

政戰連72年在內湖某營區時,有天休假回來就寢前,我班上睡在我隔壁的弟兄,突然若有所思的對我說,他這趟休假回家後,突然覺得他的父親變老了......

生老病死本是自然的循環,當一個年輕人有一天突然發現一直比他強壯的父親衰老了,相對著總開始有承擔家庭重責的壓力,我在成功嶺學生受訓時,就遇到一個教育班長常會流露出這種壓力,因為他是家中獨生子,對這種承擔家計的壓力似乎一直放在心上,他常會逮到人就問:「你是不是獨生子啊?」我有次也被他問得莫名其妙,不知所以然的回答:「我...我不是。」

這位教育班長就是我在第24篇「班長們」中寫到,有位班長突然把整個行進中連隊「緊急煞車」的那位,他在連隊狀況似乎不少,不曉得最後能不能順利退伍?

我的哥哥與最後一個未出嫁的姐姐,都先後在我服役時期結婚,我哥哥後來又到國外唸書,所以我退伍後回到家裡就只剩父母,後來父親在幾年後也自工作崗位退休,但軍中嚴格的磨練,已經讓我從當兵前那個文弱學生,變得更有力量去面對未來。


《3》請假

當兵時期我都是謹守本分的在連隊過活,只求平穩的直到退伍,不想攪什麼特別的狀況增添自己的麻煩,但有次卻在不得已的狀況下必須向連長請事假......

那時284師政戰連從麗陽基地結訓回到關渡師部,我還掛著二兵階級,要向連長請事假真是非常猶豫的,很怕被連長兇一頓回來,但因為我哥哥結婚,要到台北市某餐廳設宴補請一些老師與同學,所以來信希望我去參加。最後我還是硬著頭皮拿著喜帖與假單去請示連長,連長倒是很阿沙力,馬上批準我的假單說:「去吃一吃就回來啦!」可是宴席是在星期六,隔天星期天我也休假,於是我又向連長說:「報告連長,我...我星期天也休假!」連長聽出我言下之意也不為難我,對我說:「好啦,好啦,那星期天收假再回來啦!」星期六晚上休假離營在當時是榮譽假才有的福利,所以連長給了我很大的寬容。

其實在軍中有事要請個假,大概不必像我那麼戰戰兢兢吧,可能因為我們連隊紀律嚴格,體能訓練持續不斷,當請假時就會少掉許多的體能操練,在部隊那種團體中如果常利用機會逃避操練,在連隊生活一定不會好過的,操的越勤的連隊這種情況越是明顯,所以有事請假才會那麼的謹慎。

這是我在服役期間唯一一次請假。
bao
發表時間: 2007-09-11 17:11
Home away from home
註冊日: 2007-03-31
來自: 284師政戰連
發表數: 182
【40】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~點點滴滴~3
《1》榮譽假

當時連隊的休假是從星期日當天用完早餐後開始離營,而榮譽假則從星期六晚上開始,要有榮譽假必須要得到特別的獎勵或出特別的公差,要想有額外的休假在我們連上並不太容易。

我在連隊中偶爾會有些榮譽假,因為連隊從麗陽受訓回到關渡師部,我就開始接手連上有關畫圖的工作,有時大伙在休息時間,我還會繼續趕工,所以政戰官會給我榮譽假,但後來我卻拒絕休榮譽假,當兵要多一點休假是很難得的,我為什麼輕易放棄額外的休假啊?

其實這與我是南部人有關係,榮譽假要在星期六晚上離營,我如果要回家一趟就得花四個小時的時間,到了家已是過了午夜十二點鐘的事,我如果不回家,星期六晚上就得在台北市找住宿,我服役時期曾在英雄館住了幾夜,士兵一晚才幾十元,但好幾次去都已客滿,這麼找住宿實在麻煩,所以我還是選擇放棄榮譽假,在部隊睡覺比較省事。

連上有位弟兄聽我聊天時說到休假去英雄館住宿的事,有一晚他休假還特別跑去睡了一晚,但他的家就在北部,住一晚英雄館純粹讓服役時期增加些回憶而已。


《2》土地公燒掉軍服

當284師政戰連駐紮在關渡師部時,連隊所有的操課都會照著部隊的規定,這包括休假離營,也就是要穿著有燙出線條的外出軍服,然後帶隊出大門,但等到隊伍解散,大伙就各自找個隱密處換上便服,這都是為了在外面避免遇到憲兵找麻煩。

問題是我們換下的軍服要放在那邊?我知道有些阿兵哥與營區外的洗衣店有熟識,所以會把軍服寄放在洗衣店內,但大部份的人可要各憑本事了,我剛開始都裝在隨身攜帶的手提袋內,帶著四處亂逛,其實是有些累贅,日子一久才想到火車站有處寄物櫃,後來的日子裡每當休假到了市區,就把手提袋寄放在那邊,要回去部隊前再去取回來,我到退伍前都是利用這種方式,從沒有發生什麼狀況。

我記得有次我們班長,休假出了大門,就把放下來的軍服藏在山下階梯旁的土地公廟裡,是那種小型的土地公廟,等到休完假他要去拿出軍服時,那天土地公廟不知什麼原因竟然發生火災,也把他的軍服燒掉了,還好我們的班長都是中士,軍服應該有很多件,如果像我們這種小兵,外出服通常只有一套,被燒掉了可就要傷腦筋囉!

現在想到班長的軍服被土地公燒掉的事,不覺得有什麼靈異,卻是覺得很有趣,軍服那個地方不藏,偏偏往土地公廟裡藏,真是新鮮事啊,哈!哈!


《3》台海必然有戰事!

在當兵時期會聽到許多小道消息,其中大部份都是有關部隊訓練方面,像284師政戰連成立時,就曾聽說我們要受許多訓練,有山訓、傘訓、海訓、雪訓......,而且訓練過程極是危險,但是現在再回頭看當時的狀況,那時我們一堆士兵都是義務役的,陸軍那有可能花一大筆訓練經費在我們身上?不過當兵總是如此,敘述的人總盡量會把故事講得精彩,而且有些誇大,這可能是當兵的另一種消遣吧。

但再怎麼誇大似乎都比不上我在成功嶺時聽到的更聳動,有一天全連學生在教室不知道在上什麼課,擔任教官的排長扯來扯去突然說:「台海五年之內必有戰事!」他信誓旦旦的保證,還在黑板寫下他家中的地址,日後若有質疑者可以去找他。

當時只是大專學生去成功嶺接受將近六個星期的暑訓,雖然後來也計算在兩年的服役時間中,但畢竟六個星期後就可以回家,在許多方面與後來一年多真正的服役生活相比起來實在差別很大,所以當時一堆單純的學生阿兵哥真是會被他的話唬得一愣一愣的。這位排長突然在上課中掛保證的說這段話,也攪不清楚他是根據什麼消息來源,其實他是個某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預官,但當時在那個連隊帶兵總是用大叫大嚷的方式。

現在距離他說那段話已過了快三十年,他那個「五年必有戰事」的鐵口直斷始終沒有實現,這樣是最好的啦!

不過在那個年代生長的人,對台海戰事的威脅可能都會比較敏感些,好幾年前有天晚上台灣南部無預警的大停電,瞬間整個鄉鎮陷入黑暗之中,我的鄰居就冒出一句:「會不會是阿共仔打過來了?」這位鄰居年輕時是在金門服役直到退伍,都已結婚生子幾十年,只能這麼說,在前線當過兵的人真是太有敵情觀念了!
bao
發表時間: 2007-09-15 16:27
Home away from home
註冊日: 2007-03-31
來自: 284師政戰連
發表數: 182
【41】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~點點滴滴~4
《1》跑步比賽

不曉得因為284師政戰連一直是個試驗中的單位,還是那個時期軍中剛好沒有什麼大比賽?我到退伍前連隊都不曾參加部隊中舉辦的任何競賽,現在看網路一些軍友戰技比賽的回憶時,我都覺得很陌生,像五項戰技中的「五百公尺障礙」,記憶中我們只在中壢龍岡大操場跑過一次,而且是在下午體能活動時間,班長帶我們去小玩一下,還只是穿運動短褲,並沒有全副武裝。而手榴彈投擲最後一次是在新兵中心,下部隊之後跟本沒摸過。射擊這個項目我們也只在內湖營區打過一次,在我調入政戰連之前在步兵營兵器連也打過一次,那是為營測驗之前的練習,所以我下部隊之後就只有兩次打靶。刺槍術這個項目我們倒是常練,班長那一聲「原地突刺,刺!」然後那個刺槍的動作就頓在那邊好久,一隻步槍後來變得如千斤重似的......

這其中幾個不常演練項目,原因可能是沒有場地,像打靶射擊所需的靶場,其實距離一些營區都很遠,我記得在步兵營兵器連要走好久的路才到靶場,在關渡師部必須翻過一座山才有靶場,而內湖某營區範圍比較大,所以後方剛好有個靶場,連長才有機會排一次射擊的課程,似乎台北市附近的部隊與靶場都有一大段距離。

在五項戰技中跑步就是我們最熟悉的,那可以說是我們每天的家常便飯,除了在中壢龍岡有次連長測驗我們個人五千公尺的時間之外,有一年我們在關渡師部,有個連隊還來找我們比賽跑步,那是裡面的通信連隊,他們的主官就是我們之前的副連長,在龍岡時他就請調回原單位,所以這只是一場非正式的友誼賽。

比賽的場地就在裡面的小運動場,那一圈應該只有兩百公尺,全連士兵都要參加,以接力競跑方式比賽,其實誰輸誰贏早就有定數,政戰連每天早上下午加起來都要跑個兩萬多公尺,而且是長時間持續在跑步,體力耐力已練到有一個水準。那天比賽連上有許多跑步速度快的弟兄,就被排在前幾棒,像我速度不是很突出的都排在中間棒,當我接到棒子時,都已經領先對方半圈以上,或許我們也絕對不能輸,政戰連的面子問題啊!


《2》從奇異筆想到個人裝備

一隻小小黑色的油性奇異筆除了寫字之外,對當時阿兵哥其實還有許多其他用途,在軍中裝備檢查時更是每個人都會用得上的工具。

我們連上裝備不多,裝檢時我們都著重在攪好個人裝備上,連上老早就會派弟兄把每一頂鋼盔重新噴漆,而個人裝備有一些黑色漆的小地方,就是拿黑色奇異筆慢慢的把它塗個均勻,像S腰帶上許多地方就是要用奇異筆把它修得漂亮。

在當時裝檢我最擔心的是我的防毒面具,這裝備好像是我從原單位帶過來的,但我後來發現面具後面有條帶子已斷裂,防毒面具平時很少會使用,但總是怕在裝檢時會被檢查到,後來我用針線把帶子斷裂的地方縫合起來,又用奇異筆把它塗黑,就這麼應付了幾次裝備檢查,不過來檢查的軍官其實也不會那麼仔細去翻個人裝備的。

這讓我又想起我那塊名牌,那應該是在新兵中心就發的,上面有個人姓名與兵籍號碼,金屬片材料製作的,以兩個旋轉扣鎖在軍服右邊口袋上方,不知在什麼時候我那個名牌其中一個旋轉心斷掉,這下子就沒辦法服貼的弄在軍服上了,後來我只得用強力膠把名牌硬是黏在軍服上,換別件軍服再拆下來再黏一次,強力膠變成我另一個小小的裝備。

當時連上如果有弟兄退伍時,與他熟稔又身材差不多的弟兄,都會拿布料較粗的操作服,向他換質料好的軍服,退伍時要繳回軍中的軍服是以件數計算,沒有規定一定要什麼質料的軍服,這種向退伍人員交換軍服的方式,在那時部隊裡是阿兵哥私底下的慣例。

現在的陸軍軍服早已換成迷彩服,各式裝備也與以前不同,偶爾在電視電影頻道看到重播的軍教片,以前都會覺得太戲劇化,但現在看到片中的草綠軍服與許多以往部隊的裝備,很是原汁原味,真能喚起許多懷舊的記憶。
bao
發表時間: 2007-09-18 14:30
Home away from home
註冊日: 2007-03-31
來自: 284師政戰連
發表數: 182
【42】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~點點滴滴~5
《1》我們的排ㄟ

我們那一排的排長外型高高帥帥的,可以說是我們連上軍官裡頭外型最優的,但我在政戰連時似乎與他接觸的並不多,現在對排ㄟ的記憶中總是那麼斷斷續續,記的最深刻卻是就在我退伍後與排ㄟ的那一段。

排ㄟ不知是什麼時候考上陸軍輕航空隊,在72年六月初就正式離開政戰連到南部某基地受訓,那時我也才剛自軍中退伍,我家就住在那基地隔壁鄉鎮,常會看到各種不同的直昇機在天空飛行。

排ㄟ在那基地受訓時,我去看了他幾回,有次他畫了一張他們隊上徽章的初稿,叫我幫他弄成彩色稿,我畫好拿去給他時,剛好那時快過端午節,家裡綁了一堆粽子,我還帶了幾個粽子去給他過節。

但當時我讀書時的同學每隔幾星期就有人退伍,我一直與剛退伍的同學聚會,後來一段時間又到外縣市工作,與排ㄟ的聯絡也就越來越少,也不曉得他什麼時候結訓分發部隊?

幾年之後有一天突然在報紙看到一則新聞,在北部某山區有一架直昇機墜落,機上四位軍官全部殉職,排ㄟ的名字赫然也在其中!那個時代軍中相關的事情都不會大肆報導,那個新聞只有一則小小的版面帶過。我後來到麗陽基地參加教召時,遇到當年政戰連的政戰官,曾對他提到此事,他也知道排ㄟ殉職的消息,他說曾勸排ㄟ不要去輕航空隊,在政戰連發展就好......

這事已過了二十幾年,但一想到當年年輕又英俊的排ㄟ就這麼為國殉職,我的心中總還是有許多的婉惜......


《2》最瞎扯的當兵回憶

剛退伍時一群男孩閒聊時,很自然的就會哈拉一堆服役的往事,在較辛苦的單位就會談的比較多,如果碰到上下班那種爽單位的似乎就沒有好聊的,但隨著與服役的日子距離越來越遠時,當兵的話題也越來越淡,即使像我這種還記著一堆當兵回憶的,也只是選擇在網路上東扯西扯,把當兵那一段過往當成是上網休閒。

最近常在寫這些當兵回憶,有時遇到周邊的男性朋友或鄰居,又會試探性的詢問對方當兵時的狀況,這發現許多人忘的差不多了,有的連部隊番號都記不清,有的甚至連自己的梯數也都忘了,我不曉得為什麼,到現在連我的兵籍號碼都還能背得出來,玄A參拐洞肆捌X......

過了一、二十年,忘記當兵的事似乎也蠻正常的,有天遇到我一位老鄰居,聊來聊去沒什麼話題,我就問了他當什麼兵?這讓他津津有味說了一堆,依照他的年齡推算,應該在民國六十幾年服役的,他說他的部隊是負責聯勤六一兵工廠的衛哨勤務(涼缺啊),那時士兵一個薪水才幾百元,因為他有木工的專長,閒暇之餘還會替兵工廠員工的住家修理門窗,可以賺取外塊......,這些聽起來都蠻合乎情理,不過再下去就越講越離譜......

他說因為他表現優異,退伍前上級還希望他留下來當廠長,一個義務役的士兵要當兵工廠的廠長?這太......太荒謬了!他又說當時老蔣還要他們的部隊參加越戰,裝備都已準備妥當,後來臨時取消......。越戰在64年(1975年)就已結束,當時總統怎會派負責兵工廠衛哨勤務的部隊去參加越戰??

這位鄰居雖然有一些年紀,但身強力壯,平時都還在務農,只是聊天時常會出現天馬行空的狀況,他這段當兵回憶的某些部分,真是吹牛不繳稅金,是我聽過最瞎扯的當兵回憶!


《3》震撼教育

好像是訓練單位才有「震撼教育」課程,我是在成功嶺受訓上這一課的,後來服役時就不曾攪過這些,我想除了那種有許多外賓在一旁參觀的演習,不然當兵操練或演習時,大概沒有誰會花那麼多功夫去攪一些爆炸、槍聲的效果吧。

在成功嶺的「震撼教育」是課程中壓軸的好戲之一,我們是在某天的下午開始,一旁有轟隆隆的爆炸聲與機槍的槍聲,剛開始心情很是緊張,跟著班長開始在鐵絲網下匍匐前進,接觸地面後才知道土地是硬梆梆的,起先還緊跟在班長的後面,但畢竟還是學生,後來雖然看到終點,爬行速度卻沒法加快了,只是這麼使勁的半爬半磨出來,也都忘了那些爆炸與槍響。

爬出鐵絲網又滾進壕溝,步槍瞄準,丟手榴彈(假的),前方一聲爆破聲,從壕溝起來以腰射姿勢衝鋒攻擊,到定點臥倒瞄準扣板機射擊(沒裝子彈),完成「震撼教育」,連隊集合唱歌答數離開,學生就是學生,這麼攪一回,大半都沒力氣,連唱歌答數也不齊全了。

掛著一顆星星與三顆梅花的長官過來關心了,詢問有誰受傷,然後叫醫官趕緊替我們擦藥,我不知道怎麼爬的,手掌也攪出一個圓圓的傷,當時大部分的學員都有些擦傷。連上有位學員因為身體狀況不佳,長官不讓他參加震撼教育,那位學員因此落淚。

這樣的場景真像電影畫面,充滿著現場感與學生的緊張、新奇的各種心情寫照,還加上長官關心的感人情節,這應該是成功嶺才會發生的事吧!受訓學員只是幾個星期的訓練,就是所謂的「大專寶寶」,部隊在訓練之餘,還會善盡呵護之責。

服役時到了政戰連,在初期的訓練上每天似乎都像在震撼教育,班長兇悍的口令取代了爆炸聲與機槍的槍聲,嚴厲的體能操練,緊繃的精神壓力,跑步落隊了,再操!體能跟不上,再操!出狀況,再操!有什麼理由,抓出來再操!身體有受傷時連吭都不敢吭,私底下自己處理。

當一個士兵被調到類似這種單位,要繼續生存下去,就要領悟到只有跟得上連隊的腳步才是唯一的方法......
Daniel
發表時間: 2010-02-05 15:55
版主
註冊日: 2005-02-23
來自: 地球裂縫
發表數: 623
Re: 【42】284師政戰連(試驗階段的連隊)~點點滴滴~5
引文:

Alona 寫道:
引文:

Daniel 寫道:

那位"酪農輔導員"假如我沒記錯!

他是到特校受政戰特遣班的訓練


老鬼打擾了〝潘〞兄弟:
當時一起在山外受訓的有兩個師隊、訓期近三個月;結訓歸建。
老潘隸屬93小金、每隊有12組加上幹部約一個加強連、隊長鍾○德。64退伍離開,教官哪來說不知。

這個時段跟老鬼所知的吻合;是師級因應戰術需求而作的調訓。
另外龍潭特校第三期以後是否還有訓練一直沒有資料。


潘兄弟如果是64年年初受完政戰特遣訓,
受訓地就是山外龍虎二村,
受訓教官來自二隊飛鷹,
龍虎二村就在武揚特遣隊基地轉角處(米場旁),
若是63年年初受完訓,教官就來自一隊龍虎.
如果是64年年初受訓,另一支就是黃河特遣隊(金西師的地區番號:黃河部隊)與其共同受訓.
Alona老大可問問他受訓時間看看我查證的對不對.


龍潭特校第三期以後改為*基地訓(下基地),
每年一次.
似乎沒有特別以期數稱呼.
而基地訓一年一次,
所以有些人會下基地兩次或3次,
端看其服役年限.
« 1 ... 16 17 18 (19) 20 »
|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| 下一個主題 | 頁首

無發表權
 
Powered by   twXOOPS 2.0.9.2 繁體中文版 release 20041230 © 2001-2003 The XOOPS Project